登录 | 立即注册 切换到宽版
查看: 3|回复: 0

王老五逸事

[复制链接]

657

主题

657

帖子

2039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039
发表于 2019-7-22 04:25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王老五逸事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王老五见本村的好些人靠蹬客三轮都整发了,几年的工夫便盖起了漂亮的小洋楼。而他却还住着破瓦房,家里没一件像样的家具;日子过得不如人,老婆三天两头的不是跟他骂架,就是气带着娃儿回娘家,一住便是十天半月的。丢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守着空寂的、又破又旧的   王老五也想买辆客三轮来蹬,他想:自己虽然别的啥本事没得,可力气有的是。等着吧,不出三年我也蹬出个小洋楼来,看你婆娘还敢不敢跟我横。
    不过,他一打听就傻眼了。买辆客三轮,连牌带照的要上万元不说,而且早停办了。有钱也办不到呢,何况他又是家徒四壁、一贫如洗。所以,自然打消了念头,再也不敢有此奢望。
    后来,一个远房亲戚要到外地去打工,便想把一辆带着牌照的货三轮以两千元贱卖给他。王老五内心里是很想买的,却苦于拿不出钱来,只好向这位亲戚哀求:能不能先欠着,等挣了钱后再还。亲戚了解他的底细,就卖了个人情答应了他,但要他写份字据,并注明月息是百分之五。
    见利息比那银行的高出许多,王老五嗫嚅着说:“能不能少点?”
    亲戚一听不高兴了:“少点?你给现钱呀,你有吗?”
    王老五暗暗地盘算了下,还是狠狠心,一咬牙买了。
    第二天,王老五便踌躇满志的蹬上他的货三轮进城了。他原以为生意会很好的,可谁知他在火车货站门前干守了一整天,居然一分钱也没挣到。这的确大大出乎了他的想象!
    接下来一连几天,命运好象专门捉弄他似地,都没有生意。王老五闷闷的坐在那里,有一杆没一杆的抽着廉价的“雪竹”烟。一副无精打采的神色。
    忽然,一中年妇女朝他喊道:“喂,货三轮。”
    王老五见终于来了生意,便兴奋的甩掉烟头从地上跳了起来,应道:“拉啥子?”
    “跟我走就是了。”中年妇女说着也不坐他的车,径自往前走去。他愉快的推着车跟在后面。
    不一会,他们在一“家电商场”门前停了下来。中年妇女要他进去搬东西:一台二十九吋的大彩电。他一边搬着,中年妇女一边小心翼翼的叮嘱着:“慢点呵,好生点呵!碰坏了你赔不起的哟!”
    “要得。你放心。”答话的工夫,王老五已稳稳地把装在纸箱里的彩电搬上了车。也没问价的骑上蹬起就走。
    当他将笨重的彩电一步步搬上六楼,进了门还未喘过气,中年妇女发话了:“把纸箱拆了,把彩电搬到这上头去。”
    王老五按照她的意思,几下拆开纸箱,将彩电抱出来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电视柜上。这才松了口气,等待她给工钱。
    “等一下,我去洗个手就给你拿钱。”中年妇女说着径自朝卫生间走去。
    王老五站在客厅里,显得很不自然。想坐下来歇息旅行健身两不误的高招一会,见沙发太豪华,怕弄脏了,没敢坐;想拿出烟来抽一口,见这客厅装修得跟皇宫似的,又怕不合适,也没敢抽。只好用极羡慕的目光看着,心里却在感叹:啧啧!城里人真是太有钱了!
    这时,中年妇女走了出来,随手从一精致的坤包里摸出一张五元的纸币递给他,也不再说什么。王老五接过钱想说太少了,但当他看见对方那目光里透着的咄咄逼人的气势;想到这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生意,便开不了口啦。走出门,他把钱揣进衣服的兜里,带着几分的惬意下了楼。
    然而,就在几天后的一个傍晚,王哪种生物的节律是属最长的老五正准备收车回家的时候,那位曾有过一面之交的中年妇女,偕同她的丈夫一道气咻咻的奔了过来。迎头将他拦住,红不说白不说把他连人带车揪到了附近的派出所。稀里糊涂的王老五面对身穿警服、威严凌人的警察;面对余怒未息的那对夫妇,他真的懵了。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    脸色显然因了愤怒而气白了的中年妇女用手指着他,厉声吼道:“就是他,那天帮我搬彩电,趁我去卫生间洗手的时候,顺手偷走了我的‘金项链’。哎,两千多块钱哦。怪不得给他五块钱他都没说啥子,原来他是心头有鬼。”
    王老五此时方才明白了带他来这的原由了。但他认定一条:没做亏心事,到哪也不怕。所以,当警察再三盘问他时,他便理直气壮的回答道:“天地良心,哪个乌龟王八看到过她的项链。”
    不料,这句话却激怒了中年妇女。她往前一澎,伸出的手指几乎戳到王老五的脸上。呵斥道:“吔,你还敢骂人嗦。你偷了我的东西,还这么嚣张此减膘方法适合于谁嘞。”
    “我没偷!我也没骂你。”
    “鬼儿子嘴巴嚼,你没偷还能是哪个偷的?”
    “不晓得,反正我没偷。”
    警察见他们各不相让、争论不休,便挥挥手说:“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。你们回去写个东西明天交给我。   “没有带。”
    “那把你的三轮车当在这里,三天后来取。”
    王老五急了,忙哀求:“我还要靠它挣钱,养家。求求你!”
    警察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不耐烦的:“不得行。就这么了。”他知道再争辩也是没有用的,只好无奈的退出了派出所。
    回到家里,天色已经黑透了。老婆见他一个人走路回来的,就问他:“车喃?”
    他不敢照实说,便扯了个在路上早编好的谎:“让朋友借去了。三天后还我。”
    “哪个朋友借的?你这么大方,这三天的损失哪么说?”
    “朋、朋友之间说啥、钱不钱的。二天我多做点就是了。我饿了,有没得饭?”
    “饭在锅头,各人去热。”
    王老五把当天挣的钱全摸出来交给了老婆。尔后走进屋各人热饭去了。
    三天后,王老五又来到了派出所。远远地就看见那辆货三轮凄凉的停在那里。他走过去,见院子里冷冷清清的。便试着喊了声:“喂,有没得人?”
    片刻,一个值班民警慢悠悠的从屋里伸出半个身子,乜了他一眼,凶巴巴的:“吼啥?你是做啥的?”
    “我,我是来取我的三轮车的。”
    “推走吧!”
    王老五原想取车的时候,会不会还要罚点款啊什么的。没想到这么撇脱就让他推走。他也不再说啥子,赶紧去推车。正要往外走,却突然记起自己为什么会到这来的。是啊,不能背着个贼名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喽噻,他得问个明白。于是,他笑嘻嘻的走到民警跟前,一边陪着笑脸一边给他发烟。见对方不接,他便一本正经的说起了三天前的事。
    可民警没等他说完,就不耐烦的:“没你的事了 ,快走吧。”
    “哎哎。”其实,王老五只是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。这样的结果,已经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想象!足以让他自豪和光彩;让他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说了声:“谢谢!打扰了!”而后,推起车心情愉悦、步子轻快的走出了大门。
    可他永远也无法知晓、也不想知晓的是:那位有钱的中年妇女的确是有一根“金项链”,因放错了地方而认定是被他偷了。找到后只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,便不再有别的说法了。
    此时此刻,王老五坐在他的三轮车上,翘着二郎腿、抽着他的“雪竹”烟;一脸春光的守侯着他的生意。
      
  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手机版|页游手游交流 ( 浙ICP备19000561号-2 )

GMT+8, 2019-8-18 12:35

Powered by 手游私服 X3.3

© 2001-2017 网页游戏私服www.17wansf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